當深習般若,悟徹菩提之妙理,只有懂到這個道理才能真正理解佛學。所謂因果,就是只要種了因,就一定結果,因果不昧。

點閱: 195

探其根本 弘揚正法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真身住世,為末法眾生帶來了百千萬劫難遭遇的無上解脫之法。

第三世多杰羌佛說《世法哲言》(七十一)

佛學決不是陰陽風水、算命星卜、測字看相、妖言弄鬼災之怪力亂神。佛學唯因果,入門戒定慧,初習四無量,愛國愛世界,為民無私執,我法妙有空,是名佛學意。

社會上有很多人都把佛學這門學問誤解了。H.H.第三世多杰羌佛開示,佛學是一門科學的、因果律性的學問,是一門無為性的學問,因此,佛學根本不是像社會上那些沒有知識的人所認為的,是什麼陰陽風水、算命看相、測字等妖言惑眾、出神弄鬼的怪力亂神,那些怪力亂神與佛學是風馬牛不相及的,佛學更不是封建迷信能代表的。

佛學講的是,首先入門是戒定慧,即嚴守戒律,增強定力,生長智慧。其次便要學習培養四無量心,即慈悲喜捨。我們要把我們自己的心地放在一種慈悲喜捨的境界上,我們的行為、我們的語言都要以一種慈悲喜捨的境界來對待人民。

悲心就是要像愛自己的子女親人一樣去愛人民;悲心就是要像看到己的親人痛苦,我們自己產生那麼難受的境界,而對待其中有痛苦的人、甚至於一切眾生;喜心是看到他人幸福、看到其他眾生都快樂,就等於是我們的快樂;捨心是只要別人需要我們的東西才能解決他的困雛,我們能幫助他,那麼我們就把我們應有的東西或者把我們應有的能力施捨於他,這叫捨心。

此慈悲善捨四無量心,是佛教徒最重要的基礎知識、基礎境界。建立這個境界,首先自己要明白,大者是愛國,即熱愛我們的國家,然後愛整個世界,所以,首先要有愛人民、愛國、愛世界這麼一種崇高的境界,這也是一個佛教徒的基本境界。那麼在此基礎上,對待人民,要絕對無私無執,也就是說要沒有半點私心雜念去對待他們,做了好事也不予執著。

我法妙有空,這是比較深一層的意義了。它是說,斷除我執,斷除法執,真空即為妙有,這是一種功夫程度的境界,是對般若諦的證境,那麼,在認識的基礎上證到般若諦才是了徹佛性本來面目的境界,這不是三兩句話即能解釋得清楚的,如果要把它弄清楚,還需當深習般若,悟徹菩提之妙理,只有懂到這個道理以後,才能真正理解佛學。所以佛學的境界是崇高的,它是作為一種因果關係存立在世界上,遍佈於宇宙間的。所謂因果,就是只要種了因,就一定結果,因果不昧。

因果是一個科學名詞,而不是迷信的學說,因就是你具體作出的行動,果是作出行動所得到的應有享受、一種後果,就稱為因果,比如我們打鼓,用手去敲鼓的時候,就叫做種因,發出的響聲就叫做結果。又比如我們吃飯,用火做飯、用水熬飯之間的過程即是種因,最後吃到飯即是受果,也就是享受果實,這就是因果的關係。當然,佛學的道理是很深的,這裡講的只是佛學中最基礎的鑒示而已。

金剛經云: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又六祖慧能禪師偈曰:“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唐朝時期六祖惠能禪師於《六祖壇經》提到:“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 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這就是明白的說明了一個人要修行、悟道、成佛,都是要在世間完成。

「離世覓菩提,恰如求兔角」,如果離開了世間、離開了眾生,要再另外求一個菩提、求一個解脫的超越境界,就如同要去尋找兔子的角,那是不可能的。因此,佛法重在實修實證,不要去妄求一個虛無、不切實際的東西。

每個人都想要有幸福美滿的生活,工作順利,財源廣進,無憂無慮,健康快樂。但擁有世間幸福、快樂的這些好事情,不但要修行更要明信因果,諸惡莫做,眾善奉行,從而建立實相功德後轉為福報,且在行與法同時精進下,開敷智慧,悟徹煩惱即菩提。

所以一切的佛法,不是憑著自己的妄想、妄念而得,而是在生活中奉行佛陀的慈悲、戒律,履行六度、四無量心和慈悲喜捨,在日常生活中實踐佛的教義、應用佛陀的法音和說法編輯成的法書的智慧,如”藉心經說真諦“、”什麼叫修行“、”佛法精髓“、”了義經“、”解脫大手印“、”了義佛旨“等等。當然成為一個不折不扣的佛弟子,於學佛修行道上才能不再煩惱,時處真如而歡喜自在。

至誠頂禮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Facebook Comments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