過去被誣陷詐騙 如今假案真相大白 更加彰顯H.H.第三世多杰羌佛唯有利益眾生

點閱: 54

過去被誣陷詐騙 如今假案真相大白 更加彰顯H.H.第三世多杰羌佛唯有利益眾生

台灣時報新聞–周永康陳紹基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真相曝光 2016-03-09

许多年以来,网络上流传着一张经不法分子PS过的“义云高通缉令(详见:梁兴扬炒作PS的通缉令诽谤他人已涉嫌违法)”,以此直接诽谤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原俗名尊称“义云高大师”)是“诈骗犯”,而一些无良媒体未经深入调查,仅凭贪官操纵下的“黑公安”提供的材料和网络传闻,就写报道,为诽谤羌佛推波助澜。更有许多不明真相者随之附和,人云亦云参与诽谤。

受到佛教各派领袖认证附议祝贺的住世佛陀——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真是网络传闻的“诈骗犯”吗?那份通缉的背后又藏着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呢?对此,虽已有境外媒体就此事件做了相关报道,揭示了案件真相详见,《中国大贪官联手陷害住世佛陀真相曝光》

为了帮助社会大众,更清晰的看见案件真相,本文将再次曝光中国大贪官、“大老虎”联手陷害“义云高大师”的手段。

事情要追溯到1999年。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弟子香港富豪刘百行用自己的房产建立了香港义云高大师馆。而此馆却被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另一弟子黄晓穗非法抵押给了银行,黄晓穗又假借义云高大师名义向学生敛财。义云高大师(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建议黄晓惠予以返还,黄晓惠因此生恨又无力返还,遂与公司合伙人牛东的父亲牛某(时任国家某部副部长)陷害义云高大师(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因黄晓惠的干爹牛某部长与时任四川省委书记周永康和时任广东省公安厅长陈绍基是直接工作关系,牛某因自己干女儿利益受损怀恨在心,即通过周永康和陈绍基策划制造了所谓的“义云高诈骗案”。

2002年6月20日深圳公安以莫须有的“合同诈骗”为由出具举报人为黄晓惠的【刑事案件立案报告表】称“2000年4月义云高与刘娟签订合同,将已出售的深圳市吉祥楼盘售卖给刘娟,骗得1.5亿元人民币”。2002年底广东省公安厅在陈绍基等贪官们的操纵下,发布《通缉令》,“通缉”早于1999年举家合法定居美国的义云高(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而此时举报人黄晓惠却因其将香港义云高大师馆(刘百行的房产)非法抵押给银行骗贷款,于2002年11月被起诉,香港高等法院以诈骗罪判处黄晓惠11年有期徒刑。

为何说所谓的“义云高诈骗案”是一起报复陷害案呢?

此案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一、此诈骗案没有被害人。被公安机关定为被害人的香港商人刘百行召开记者会公开登报声明自己没有被骗,而骗他的是香港商人黄晓惠,并且已被香港法院判处11年有期徒刑;另一被公安机关定为被害人的台商刘娟女士也通过驻外使馆司法公正公开声明自己没有被骗;

二、所谓“被害人”的财产并未发生转移。刘百行在香港注册的云慈慧海公司始终属于其本人所有,在深圳投资的2100万元的项目公司也始终为其所有,上述两项所有权从未发生转移。刘娟在深圳购买的房产事实存在、产权始终归其所有。还有与吴姓台商协议投资项目也并无损失,深圳公安认定刘娟被骗共计4000余万元与被诬陷的义云高(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毫无关系;

三、广东《通缉令》案由“义云高诈骗案”与深圳公安机关立案报告书“合同诈骗案”自相矛盾。因“诈骗案”与“合同诈骗案”受害对象和案由绝不相同,要么是“诈骗案”要么是“合同诈骗案”。广东省公安厅所称诈骗案“从受害群众手中骗取约6000万人民币的巨额财物”,所谓“受害群众”更无处可查,也无官方登记档案。

办案人员刑讯逼供、徇私枉法

一、郝南妮通过国外使馆视频录像公正、公开声明,2001年4月14日被拘留后自己被深圳公安人员迫害,经引供、诱供及逼供手段逼迫其指控义云高(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诈骗事实存在,让其充当被害人,最后未到达目的,便以其私藏枪支罪关押其四年半。

二、王华清以视频录像形式公开声明,2001年深圳公安人员以诈骗同案犯名义,将其拘留,并对其进行吊打、灌辣椒水、吃毒药丸、禁止吃喝拉撒及睡觉等体罚虐待残忍折磨,以致精神恍惚时逼其签字画押诬陷义云高(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诈骗事实存在,后被放出,不久又被从泰国抓回,以莫须有的“私藏大量军火罪”判处入狱服刑一年半。

第三、办案人员非法敛财、滥用职权。此案未经法院判决的情况下,周永康和时任成都市长李春城签字强令关闭了成都市计委批准的、由大邑县政府修建的属于官方的“义云高大师馆”,并私吞了馆内100多幅义云高(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创作的书画。深圳公安有关办案人员也侵占了700多幅字画、100多幅古代字画及刘娟和一位台商欲开办珠宝店的金银珠宝名表全部查收抄走(这些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书画按现在国际行情70%来计算市值达400多亿人民币),之后私下瓜分,出具的收据上只标明“几十张烂画”。

有人不禁会问:为何国际刑警已将”通缉令”撤销,但国内网络上仍然存在呢?

2004年底国际刑警组织依据中方申请发出《红色通缉令》,但很快发现案件存在大量疑点,后立即重新立案,经三年多调查核实,确定这是迫害诬陷案件。同时中国有关部门也核查到无犯罪事实,遂于2008年6月11日主动向国际刑警组织申请撤销通缉令,10月第七十二届“国际刑警组织文件控制委员会”大会上,最后结论:无罪,国际刑警正式宣布撤除[义云高]《通缉令》及整个案件,并正式下文件告知全世界成员国不准留置[义云高],国际刑警还专门致函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陈述了经过。

当年以陈绍基为首的广东和深圳部分公安人员借办案之机侵吞几十斤黄金、珠宝、名表、古字画和义云高(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800多幅字画,市值400多亿人民币。为掩盖贪污罪行他们极力阻止撤销《通缉令》,并四处散布谣言,以此《通缉令》迷惑大众继续诬陷诽谤义云高(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是“坏人”是“骗子”,以达到分散群众的注意力。

依据法律规定,未经人民法院依法判决,对任何人都不得确定有罪,更不能以“诈骗犯”称呼。本案公安机关的侦查行为,通缉令的发布,并不能取代人民法院的司法审判。依照法律规定的证据裁判要求,没有证据不得认定犯罪事实。本诈骗案没有被害人、没有证人、没有被非法占有财物证据,更没有诈骗的过程。所以本身就是冤假错案,更是滥用职权报复陷害案。

万事皆有因果

当年迫害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周永康、李春城、陈绍基、牛平、黄晓穗等人死的死、抓的抓,一个好下场都没有。因果不昧,这也是应了那句老话: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所以真诚奉劝世人不要妄加诽谤真正的佛陀——南无第三世多杰羌佛,不要以为说了就说了,转了就转了,一切都在因果中,而因果也在蔓延中。不可不戒慎啊。

積非成是,顛倒黑白

一提到 H.H.第三世多杰羌佛,在網上看到造謠的文章而不知真實情況的人會說「他是壞人」,因為中國廣東公安早就發佈過「義雲高詐騙案」的《通緝令》,還上報由 國家報國際刑警,國際刑警根據中國的要求也發了通緝令,而「義雲高」就是H.H.第三世多杰羌佛被認證前的俗名。問題是,國際刑警的通緝令已發佈十二年多 了,祂為什麼還自由出入國際間沒有被通緝呢?還不應該想一想,是真正犯罪了嗎?多數時間,第三世多杰羌佛就公開在美國,不僅從未躲藏過,還經常公開到各國 講學和接待各界人士,甚至親自到美國國會接受「世界和平獎」頒獎,當天就有很多警察在場。國際刑警可以毫不費力將其緝拿歸案,但為什麼各成員國的警察都不 行動呢?這背後真相究竟是什麼?

據知情人透露,所謂「義雲高詐騙案」其實是當時正擔任四川省省委書記的周永康和廣東省政法委書記,公安廳廳長陳紹基(後任廣東省政協主席,因貪污腐化於二○一○年被判死緩)聯手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編造出的假案。

事件要追溯到一九九九年,當時劉百行、黃曉穗都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學生,因香港義雲高大師館發生詐騙,第三世多杰羌佛讓大家成立了檢舉小組,設檢舉箱。 黃曉穗求第三世多杰羌佛撤銷檢舉,羌佛不同意。由於詐騙人是黃曉穗,因此她恨之入骨,在檢舉小組成立的第二天,便蒙蔽劉百行等人,誣蔑說羌佛是無惡不作的 壞人,三天便關閉了香港大師館,造成了檢舉小組不撤自散。而黃曉穗的乾爹牛某出自四川,當時是中央某部副部長,其兒子牛X與黃曉穗合夥做生意,牛與當時的 四川省委書記周永康和廣東貪官陳紹基是直接工作關係,牛某對羌佛懷恨在心,就通達周永康和陳紹基策劃製造了「義雲高詐騙案」。周永康和當時的成都市長李春城分別在迫害文上簽字,強令關閉了成都市計委批准的、由大邑縣政府修建的屬於官方的「義雲高大師館」,私吞了館內陳列的由第三世多杰羌佛提供的第三世多杰 羌佛自己創作的一百多張書畫,而且政府沒有任何所需而故意推到了羌佛在中國唯一的房產–位於成都新華西路十九號的住房,不給一分錢賠償,至今那塊處於鬧 市中心的地還荒在那裡,未作任何修建。

莫須有的藉口,強加入罪

二○○二年六月二十日,深圳公安在陳紹基的指使下,以莫須有的「合同詐騙」為由出具「刑事案件立案報告表」對「義雲 高」立案:稱,二○○○年四月義雲高與劉娟簽了合同,將已售出的深圳市吉祥樓盤售賣給劉娟,騙得一.五億元人民幣。深圳公安對劉娟實施了刑訊逼供,並將港 商劉百行被其師姐黃曉穗欺詐財產的事情栽贓給「義雲高」。因此整個案件在媒體報導中只有上述兩個「受害人」。儘管二○○二年11月,經香港廉政公署起訴, 黃曉穗及其胞弟因將香港義雲高大師館(劉百行的房產)非法抵押給銀行騙貸款,被香港高等法院以詐騙罪分別判刑十一年和七年半,陳紹基主持下的廣東省公安廳 明知罪犯是黃曉穗,但不得不服從執行他的上司旨意,照常將其誣陷在羌佛身上,二○○二年底,廣東省公安廳仍發佈《通緝令》通緝「義雲高」,但其說法又與深 圳公安局的立案報告書自相矛盾了,稱「從受害群眾手中騙取約六千萬元人民幣的巨額財物」,那到底是深圳公安局說的是真的,還是廣東公安廳說的是真的?這莫 須有的「受害群眾」是誰?實無此人,不可笑嗎?

周永康上調北京擔任政法委書記直至政治局常委後,繼續迫害第三世多杰羌佛。二○○四年底,國際刑警組織雖然根據中方申請發出《紅色通緝令》,但就在當時 很快就發現案件疑點,因此立即重新立案,展開了為期三年多的詳細調查。國際刑警最後確定這是迫害誣陷羌佛的假案。同時中國有關部門也核查到義雲高無犯罪事 實,遂於二○○八年六月十一日主動打報告請求國際刑警撤銷通緝,試想,如果有罪,中國會主動請求撤銷嗎?二○○八年十月在第七十二屆「國際刑警組織文件控 制委員會」大會上,通過結論:無罪,國際刑警正式宣佈撤除「義雲高」《通緝令》及整個案件,並正式下文告知全世界各成員國不准留置「義雲高」,國際刑警還 專門致函第三世多杰羌佛陳述了經過。

事實真相

至今為止H.H.第三世多杰羌佛從未有過任何違法犯罪言行,也沒有任何法院或司法機構對祂做出任何「有罪裁決」。祂於一九九九年八月一日合 法應邀抵美講學並合法定居美國後從未回過中國,第三世多杰羌佛在中國沒有成立過任何一個公司,因為羌佛不做任何生意,不但沒有跟劉娟簽過合同、做過買賣, 而且退到一萬步,就是想簽也無權簽,因為大吉祥樓盤的公司不是第三世多杰羌佛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在該公司沒有任何職務,連員工也不是,而且第三世多杰羌佛 沒有跟任何人簽過合同!公安是憑空誣陷羌佛,根本拿不出這份合同,公安只有誣蔑羌佛的假的「刑事案件立案報告表」,否則,就請公安拿出這份合同在網上,讓 大家看看事實吧!劉娟早在二○○三年時就在美國寫過一份《陳述》,通過公證後寄給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證明她當時是受刑訊逼供後,「公安要我怎樣說我就怎 樣說,按公安的意圖」做的假供,第三世多杰羌佛根本就沒有詐騙過她。另一個「受害人」劉百行也在二○一四年十二月九日的香港記者招待會上公開說,第三世多 杰羌佛沒有騙錢,是黃曉穗欺詐他的財產,二○一五年四月二十三日,劉百行又再次寫證明說:「我的師父第三世多杰羌佛從來沒有騙過我!騙了我六千多萬港幣的 是不肖師姐黃曉穗,香港法院已經判了她九年徒刑,收到了應有的法律制裁。我一直認為我的師父第三世多杰羌佛是最偉大無私的。」

令人不解的是,既然案件「受害人」和國際刑警組織都先後公開證明這是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的假案,中國又曾請求國際刑警撤銷了紅色通緝,為什麼廣東公安的《通緝令》還掛在網上,而不做了結,還人清白呢?這就是整個事件的核心所在了!

據透露,當年以陳紹基為首的廣東和深圳不法公安人員借辦案之機私吞了許多財物。他們不僅掠奪了第三世多杰羌佛幾十年心血創作的七百多幅書畫,吳文投購買 收藏的七十多幅古代名畫(若按現今羌佛的書畫拍賣價格,被私吞的書畫價值至少四百多億人民幣),還掠奪了劉娟和吳文投合開的珠寶公司中的幾十斤黃金和珠 寶、名錶等財物,這樣的大老虎不吃人才怪呢!

雖然以周永康、陳紹基為首陷害第三世多杰羌佛的貪官們,後來因自己在另外案子上的腐敗墮落相繼被查到判了刑,但當年貪腐的辦案員警依然混跡在廣東公安隊 伍裡,他們為掩蓋自己的貪污罪行,極力阻止撤銷《通緝令》,原因是擔心自己的貪行暴露,便四處散佈謠言,故意把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成是壞人,以此來迷惑大 眾,掩蓋自己的貪腐。更為關鍵的是,大慈大悲的第三世多杰羌佛對於任何陷害,誹謗,從不計較,也從不申訴,乃至「世界和平獎評審委員會」人員瞭解到真相後 問祂,為何不把國際刑警的調查結論拿出來駁斥謠言時,H.H.第三世多杰羌佛說「我要做的事是:眾生的一切造業罪過由我承擔,我種的一切善業功德全給你 們。拿出來清白了我,誹謗我的人就不清白了,他們的罪業誰承擔?」

H.H.第三世多杰羌佛早年時就已向全世界宣佈「終生不收任何人供養」

幾十年來,祂拒收別人供養千萬、上億資產的實例數不勝數,而且, 在二○一五年三月「紐約春季拍賣會」上,第三世多杰羌佛以不到兩個小時創作的《墨荷》,只一張畫就以一六五○萬美金拍賣價奪冠,遠遠超越了此次春拍會中國 古今大家的畫價,這樣一個有著巨大財富成就的偉人會去詐人錢財嗎?值得深思,更值得中國相關部門介入調查,四百多億的財產、幾十斤的黃金珠寶到底被誰貪腐 了? (文 / 鶴樓)Category: 世界佛教總部公告轉載Tags: 第三世多杰羌佛

相关文章

#H.H. Dorje Chang Buddha ,#H.H.第三世多杰羌佛,#第三世多杰羌佛

Facebook Comments

Related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