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蹟寺聲明–劉子朋的言行,已經把他自己標註成一個不折不扣的騙子

點閱: 104

聖蹟寺大雄寶殿
世界佛教正心會 拿杵上座開始測試(台灣時報 2020-11-09)

我們只說事實!

大家看看台灣劉子朋對聖蹟寺聲明的回覆,就知道他是一個不求事實、假話連篇、喪失道德的人了,以下實例告知。我們不想說你劉子朋是騙子,怎奈是你劉子朋的言行,已經把你自己標註成一個不折不扣的騙子。

一、劉子朋曾經在公開的文中說了,他找三個朋友來拿杵上座,本寺非常同意,而且只要他能找一個跟開初教尊年齡、體重相仿的拿杵上座,上超22段,就可以給他500萬美金。這是舉世驚人的重獎,遠超諾貝爾獎金四倍,難道這獎金還不高嗎?結果劉子朋只會說假話來騙大家,不要說他找三個人,到現在他一個也沒有找到,為此找種種藉口,包括誹謗、罵,就是不來美國!那好,我們就讓一步吧,就按年齡、體重拿杵上座,上超22段也行,他也沒有找到一個人來。現在已經證實,劉子朋公開寫在文中找三個人拿杵上座的承諾,是一時提勁打靶掀飛機、欺騙人的假話!

二、但是,這個劉子朋不僅說假話騙大眾,更可怕的是妄圖公開騙錢,竟然在他寫的文中要聖蹟寺先把500萬美金交給他的朋友,這個人是想錢想瘋了。我們從來都不認識你劉子朋,看都沒有看到過你是什麼樣子的人,是紅貓還是黑兔?你到底是普通凡夫虛體無力之人呢,還是能拿杵上座上超22段、可拿到500萬美金的聖者呢?告訴你吧,世界上找不到一個個人或機構,對一個不認識、不了解的人,就先給他500萬美金。你既然這麼想要這500萬美金,那就看你有沒有領取這獎金的資格了,應該憑聖體質聖體力上超22段來拿錢,絕不是憑你罵人和騙大眾想騙走獎金,這個獎金不是為具欺騙行為之人設的,而是憑聖體質聖體力獲得的,是騙不走的。

三、劉子朋你好好去看看金豔萍、徐蒞達二人的懸賞聲明,你想跟開初聖德站在一起平起平坐拿杵,先要看自己夠不夠資格。試舉一例,假如有一個小學生程度的頑童小孩,聲稱他的文學高超,已經是博士後的程度了,與大學教授平等,要求與大學教授站在一起評論文。我們應該清楚,如果這個小學生聲稱他要跟大學教授站在一起評論文,最起碼,那得先讓這個小孩寫一篇論文,來測試一下程度,看看夠不夠與大學教授共評論文的資格。

四、假如有一個芸芸眾生,虛體凡夫,沒有聖者的體質體力,這是正常的,可以理解的,但是,自己做不到,就妄批別人也做不到,這就是不講道理而缺德的可悲行為了,不講道理,還要誹謗他人,那就是無賴的行徑了。劉子朋先生,你說對嗎?根據你在文中的無理要求,公開提出先要500萬美金,想騙錢,世人都看到了。

為了想騙得到500萬美金,連丟人現眼都不顧了,你的文中留下的言行,徹底暴露出你為了想騙到500萬美金,你不惜說大話假話欺騙大眾,不然的話,不需要我們給你買飛機票,你都來聖蹟寺了,能拿到500萬美金,要買多少張飛機票呵!

但是你沒有想到的是,由於自己的唐突和胡說八道,公開在文中說了大話假話,現在知道自己上超不了22段,甚至連88歲老人提起的230磅都提不離地,所以你才強裝鎮定大言不慚。

我們跟你是相反的,從來說話算話,你凡夫虛體無力,不來美國拿杵,那我們出家人是慈悲為本,就來遷就你一次吧,我們已經派人將考試用的“拿杵上座”金剛槓送到台灣,等台灣政府規定的14天隔離期結束之後,我們會公開宣佈具體的地點,你去展示你的真假,你自己用這個短柄金剛槓配上台灣當地的槓鈴盤,當眾測試你的提拉金剛杵重量,我們再讓你一步,你這樣一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如果用一隻手能夠提起高齡88歲的開初教尊聖者老人所提起的230磅的重量,懸空8秒鐘,你就勉強有資格跟開初教尊聖者站在一起見證“拿杵上座”了!如果你單手提不起230磅,懸空不了8秒鐘,你自己又那麼年輕,就應該知道自己是一個何等普通狂妄、假話連篇的小人,那勸你就該誠實做人,不要在世人面前繼續丟臉獻醜了!

五、至於你提到你的主子第十四世達賴,能認定他人佛教的正邪,不要讓很多人笑掉大牙了。你不提他,人們還不會發現你的無知,但是由於你提出來了,就順便告訴你,達賴只是佛教裡面幾十個宗派中,在西藏地區藏傳佛教的諸多宗派中其中一派格魯巴的一個頭目而已,而且達賴只有半壁格魯派的權力,他分管西藏前藏,後藏則是屬班禪大師管。

就是在格魯派裡面,宗喀巴大師的祖寺塔爾寺的宗康法王、拉卜楞寺的嘉木様呼圖克圖等許多大活佛,都對達賴不屑一顧,不承認他呢,更何況除了格魯派,與格魯派無關的寧瑪派、薩迦派、噶舉派、噶當派、覺囊派、息解派等等,哪一個教派屬於他管呢?從來沒有服從過他的領導!

他只管他的流亡政府,與佛教教派八桿子打不著,毫無關係,而且這些教派都還只是屬於藏傳佛教這個區域的派別而已。達賴曾經妄圖統管這些藏傳佛教的教派,合併成一個“日吉彌”派,由他一個人說了算,但這些藏傳佛教教派都不買他的帳,覺得他幼稚可笑,對其它教派一無所知,外行充內行,所以理都不理他,“日吉彌”派無有絲毫立足之地,只能銷聲匿跡了,達賴統管教派的夢也破滅了,至今,藏傳佛教各派還是各自獨立的各派。

進一步說,更況全世界幾十個佛教教派,與達賴的教說風馬牛不相及,從佛史至今,沒有一個教派歸屬達賴,他達賴根本無資格對其他佛教派別說長論短,這完全是事實。比如中國的四大名山、四大叢林,上有文殊寶光,下有金山高旻,哪一個認可他是佛教的領袖?

不僅不認可達賴,很多教派都認為達賴是邪教,是猩猩精轉世的,乃至認為他用所謂的老頑童風格行事,實際上他的說話、做事、笑聲,全都是猩猩精的動作和音調,所以,高僧大德們只要看到達賴的照片,不是丟進垃圾桶,就是腳踩。因此,達賴說的話,算個什麼破爛東西,你劉子朋還有臉拿來說?當然,你的主子達賴他跟你一樣,只不過是一個不懂裝懂的凡夫,八方講演騙外行而已。

他達賴唯一只獲得了一個活佛五世熱振的認證,但就是這個唯一認證達賴的五世熱振都被人給毒死了,這個熱振難道不是凡夫嗎?凡夫師父能認證出真活佛嗎?難怪達賴的開示書籍邪錯滿紙,不堪一擊。

可憐達賴連辦個講座都還要賣門票收錢,這種貪欲之人給開初教尊和十世班禪大師、第四世多珠欽法王、阿秋喇嘛隆多加參法王、吉美多吉法王、茶巴法王秋吉崔欽、阿旺班瑪南迦法王、貝諾法王、楚西法王、達龍哲珠法王、賈扎活佛等,繫鞋帶都不配!

如果一條一條地公開批駁達賴的那些書籍中的妖邪胡說,他將體無完膚!只是可憐他是一個垂死的老人,對其慈悲為本,原諒他罷了。

六、你劉子朋既然稱達賴為尊者,評判別人正邪,我們就看看他到底是尊者還是凡夫俗人,他達賴有沒有資格評判別人是正教還是邪教?

達賴今年85歲,開初教尊88歲,開初教尊學到了真正的佛法,證到的是真正聖人體質體力,我們量定達賴是凡夫體質體力,他連開初教尊拿杵上座的金剛杵都提不離地,懸空一秒鐘都不行,更不要說懸空8秒鐘了。

不信就試一下,如果他把開初教尊上的230磅重的杵,單手提起懸空8秒鐘,我們所有出家人尊敬他為尊者,向全世界公開道歉,上供他的照片!我們非常歡迎他來拿杵上座,當然,他和你一樣,拿不起杵,不敢來!

我們的寺廟在美國,名為聖蹟寺,我們的每一條聖蹟都是事實!我們的“拿杵上座”是公開擺出來的事實,而且長期公開擺放,是公眾人人可拿的!我們的佛弟子們的成就全是事實!

我們只說事實!如果你劉子朋有超過開初教尊的聖體質聖體力,單手提金剛杵上超22段,懸空8秒鐘,那就來聖蹟寺展現出來,獲得金豔萍、徐蒞達二人已經經過法律公證懸賞的500萬美金的獎金!我們只看事實,不聽虛吹浮誇,花言巧語!

如果你想跟我們的上尊旺扎大聖德站在一起,那也歡迎,千斤重的攔殿金剛杵,就在聖蹟寺大雄寶殿門口公開長期擺著的!但對任何邪惡、懷有不良之心的人,想耍花招、欺世盜名,騙走500萬獎金,那是白日做夢!

再次重申,你劉子朋找種種藉口不來美國,金剛槓已經送到你劉子朋的住地台灣,這已經是慈悲為本遷就你了,你再用任何花言巧語找藉口,終歸不敢提拉的話,大家難免會看出你就是一個說假話騙人的無賴。

因為每個人都有思維,都會想到:500萬美金,哪一個不想要呢?你是提拉不起上超22段的重量,是想要500萬美金而拿不到!這個道理是大家都明白的事實,你用任何花言巧語都覆蓋不來這一事實。

最後,聖蹟寺再一次聲明:我們學習的是佛陀的如來正法,本寺有很多活佛、法師、高僧大德,其中有寧瑪、噶舉、格魯、薩迦、覺囊、息解、禪宗、淨土、唯識法相、華嚴等,大乘小乘一律平等,都屬於佛教正教法門。

你劉子朋一個佛教外行,滿口造罪,胡說謗佛謗法謗僧謗教,我們為你的惡業而難過祈禱,希望你改邪歸正,成為一個仁厚善良、不說假話的好人!

聖蹟寺的聲明,讓我們更清楚一件事,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語言和行為負責,所以常懷謙卑的心,吸收新知才能開啟智慧,成為判斷事物的力量。不可人云亦云,共受惡業苦果!!

聖蹟寺開初教尊

佛史上傳聞的「勝義火供大法」 洛杉磯聖蹟寺舉行/洛杉磯/攘瓊諾桑撰

2018年9月19日在美國聖蹟寺由巨聖德主持的「勝義火供法會 」在大雄寶殿與廣場之間正式舉行,功德圓滿。

參加這場法會者,他們參加法會的因緣有兩種:第一種直接參加者都是由一位玉尊、旺扎上尊、莫知教尊與祿東贊法王四人確定的聖德高僧與佛教寺院方丈住持、佛教機構負責人 。 第二種是隨緣參加,遇上了就遇上了,就參加了。

火供法是佛教的大法,尤其是藏傳佛教特別重視火供,在西藏、印度等地,連老百姓幾乎都耳熟能詳的息災、免難、除障、增福的著名大法。這部佛法,又名「勝義火壇護摩法」,但是往往上百年,難有一場真正的「勝義火供護摩法」,而人們參加的恰恰都是常規火供法。「勝義火供護摩法」與常規火供所產生的加持力是天地差別。一步與萬里之遙。

旺扎上尊和二位大聖德說到他們的親身經歷,近百年西藏有著名的大日如來頗邦卡大師和大月如來康薩仁波且修過此法,其中一位二段金釦的大聖德說:「我學了這個法,但沒有修成功,看來是道力和工夫還差,還需要努力。近幾十年來還沒有看到過哪個大聖德、大法王、大法師把勝義火供修成功的,勝義火供如果沒有修成功,就會只能作為普通火供的作用。」

那麼成功與不成功的差別在哪裡呢? 首先,常規藏傳火壇供,或東密傳承火供(柴堆大法會),被人宣稱如何了得,我經瞭解後,結果,在點火時都是用人工點火,其加持力,怎能沾佛聖點火之邊?勝義火供就不同了,它必須祈請九位如來及金剛佛母,般若佛母,護法聖眾,親臨火壇,由虛空駕臨的金剛佛母親自點火,這才是真正的勝義火供。

這場勝義火供法會,參加的善信分列大雄寶殿內,眾目睽睽,近距離親眼目睹法會的過程。火供壇上要施用非常多不同的法器,火供壇是臨時打造的新火爐,不用任何電器和火器,就是一個純銅乾淨的爐子。有一個平板桌和所有法器,包括火爐,由志願者十多人在現場從上到下清洗得一乾二淨,將火壇爐放在平板桌上,裡面放上木材,檀香木,平板桌當時抬近大殿門上。

主法巨聖德依法觀修,在約五十米遠左右是主法巨聖的法座,「點火衛士」是一個一段金扣的聖德波迪溫圖孺尊擔任,他將火籤浸上酥油,一步一咒字,走向火壇爐,大約隔六米遠,本來要點火,突然改變主意,站住對高空喊:「這一場勝義火壇護摩法是南無巨聖德主修,請金剛佛母點火,如果金剛佛母不點火,弟子波迪溫圖就點了!」隨著深深行了鞠躬禮。

巨聖德站在遠處大聲喊道:「請金剛佛母為眾生除障、增福護摩點火!」話音剛落,突然虛空金剛佛母出現,我看到藍色金剛佛母用手一指彈入一道閃光,壇爐就燃了,壇爐在絲毫沒有火的狀況下,突然熊熊烈火燃起,嚇得波迪溫圖連跑帶跳,轉身勒頭便拜,現場人人近距離看到火焰突然燃起,當下就地磕頭跪拜, 興奮無比,依儀規展開祈願燒護摩。

有一位佛教徒主動把勝義火供用的金剛伏魔鉢,倒扣在一小平板桌上。 依據法義,鉢會收攝火供場中所有人的魔冤惡業,鎮服在鉢中,魔冤妄圖逃出鉢外,用盡全力將鉢發生震動,此時千鈞一髮之際,聽到「轟!」的一聲,金剛佛母一道閃電將鉢內惡魔與黑業化為齏粉,魔魂再由佛菩薩將之帶到佛土,嚴加管教。

巨聖德在遠距離,沒有接近過任何法器或法桌,接著修「暗送菩薩一表」大法,現場所有人但見鉢口密合于平板桌的金剛伏魔鉢「轟」的一聲巨響,火光如閃電從鉢邊旋起旋滅,接著由會眾起鉢翻轉,鉢下、鉢內已空無ㄧ物,暗送菩薩的「一表」已被取走,無影無蹤活生生在眾目睽睽監看下,竟然消失了。「暗送菩薩一表法」修成功了!而被焚燒的魔屍,奇臭無比,甚於世間諸臭,凡聞其味者無法抵抗,個個五官變形 ,勝義火供的實相法已經達成圓滿。

據了解,八十多年來沒有出現過勝義火供法,都是在講理,沒有佛菩薩出現,無論任何人修的,沒有出現過真正這樣實相顯法的勝義護摩法會。也就是說,在西藏地區與印度等世界各國,八十多年前有過這樣殊勝的火供法會,現在是第二次出現。

還有更殊勝的,這一場勝義火供法會除了勝境空前,威力無窮之外,火供壇煙在大殿上升,壇煙在整個大殿上空密布,可頂上的煙霧偵測器卻一聲不吭,這實在太神奇,在這大殿只要抽一支菸,抽到一半就會響警報並灑水下來的, 勝義法會上佛菩薩的力量,竟如此殊勝微妙。

就這樣,勝義護摩火供出現無比殊勝聖蹟,參加法會的善信十分激動,連著名的莫知教尊也失了定,興奮地五形異位,眾人盡其供養巨聖德,可巨聖德分文不受,讓他們各自收起來了。

自此在這個世界上聖蹟寺建成了真正的內密壇場,因為大家親自見到了「暗送菩薩一表」,可是巨聖德說,最好還是你們自己找大聖德「上金剛三杵」,這樣才有供在那裡的實物,來體現內密壇場是真正建立了。

我親自參加了這場實相勝義火供大法,讓我深深感受到與大聖德講的一樣:「常規火供與勝義火供相比之下無非是九牛一毛的作用,小兒科而已。」難怪一位教尊說,「勝義火供由虛空金剛佛母現場點火與普通人工點火的火供功德,是幾千倍的差距。」

此次勝義火供所用壇爐、供桌和相應法器都會供在聖蹟寺,供人瞻仰禮拜。說到這裡我要補充件最重要的事, 19 日勝義火供法會圓滿結束後,就在現場大雄寶殿裡,南無巨聖德宣布:「今日這場大法會已經修了,祿東贊法王等到了這場法會,這是他最後一場獲加持的法會。」祿東贊法王在前幾天的世界佛教總部公告中說:「等最後一場法會後他要盡快圓寂」。

0

▲世界佛教總部主席祿東贊於2014年應邀出席第三世多杰羌佛大法會暨藉心經說真諦首發式致詞時的法相。

▲第三世多杰羌佛及《藉心經說真諦》首發式于香港落幕

兩位法師還勸他留下來弘法度生,法王說:「有佛陀師父住世,我這樣的證量怎麼派得上用場!人生就是一場夢,早遲都要走,因緣和合,幻化而有,緣盡則散,算了,不住了!」他還說:「我的生死是我自己決定的,想什麼時候走就什麼時候走,跟趙玉勝聖德不同,要靠佛菩薩定時來接他。」這個祿東贊法王生死自由,果然說到作到,在法會第二天9月20日,沐浴著袍,坐於床頭,擺上文具於法桌,給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寫拜別文書, 我到達他的家中,他已經坐化圓寂,面前寫好了這篇拜別文。

其中一句是「墨跡未乾圓寂」,他能寫說「墨跡未乾圓寂」,意思是他一放筆就圓寂了,這正是生死自由才能作到的境界!

▼圖為祿東贊法王圓寂現場所拍,祂禪坐前研磨,用毛筆寫下「拜別文」。

0

下面是祿東贊法王寫下的拜別文: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恩師

弟子祿東贊慈仁嘉措決定圓寂

人生歲月集苦,奔走求道學佛。

從師依止多位,廣欽宣化卡魯。

頂果欽哲法王,薩迦不共道果,

勤修苦練無效。感恩佛陀師父,

解脫手印無上。密傳灌頂聖法,

我達生死自由。現量見證為實,

就此落筆離世,墨跡未乾圓寂。

南無羌佛恩師!弟子東贊拜別。

2018年9月20日

▼祿東贊法王火化後得到的稀有的「五色舍利花堅固子」。

▲▼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把如來大法帶到了人間,恢復了釋迦牟尼佛教法的本原,續佛慧命,更帶至了深化捷徑成就的佛教宗風。比如《解脫大手印》,比如內密境行法的灌頂,以及無與倫比的修行法度,和至高快捷的成就法,更是史無前聖,說之不盡,道之不完。大家都知道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五明登峰、佛陀聖量,確實,都拿出了事實擺在那裡。

可是,筆者想提示一個問題給大家思考,這是羌佛的成就,如釋迦牟尼佛一樣,是佛陀自身的成就,與我們沒有關係,真正與我們息息相關的,是如何能教人成就?這才是至要至要!我們對此實地考察,的的確確,羌佛所教的大成就者歷歷在目,如悟明長老、意昭長老、因海聖尊,又如候欲善聖德,林劉惠秀聖德,趙玉勝聖德等等,在實踐中證明瞭羌佛所教的人取得了顯赫的成就。 

而羌佛的弟子世界佛教總部主席祿東贊•慈仁嘉措法王,更是展示了生死自由的驚世記錄, 至高佛法再次震撼世界!

帶領弟子們了生脫死的佛法在哪裡?行人們–這難道不值得我們深思嗎?




Facebook Comments

Related Post